Vom

=坻尘
那天正逢大雪,我遇见了你。

【封叹】彼时少年好时光。<2>

*短、坑、烂的上一章在这儿

 

*不要问我为啥突然把后半段放出来了……

 
 

*封叹校园Paro,装文艺小清新【。

 

*天凉了…………是时候开始填坑了…………

 

*以上。

 


 


 


 


 

然后王叹之默默的低头看了看封不觉的鞋带,偷偷地把鞋带拉散了。

 

 

 

事后,活了十六年依然不会打结的封不觉再次像个大爷一样的让王叹之帮他系上了鞋带。

 

 

 

 

 

在越来越多南方人的印象中。南方的一年四季是寒冷的冬天,有时30℃有时6℃的夏天,特别特别热的夏天和风大了一点但还是好热的夏天,总之一年快要只剩下了冬夏两季。比如现在本应是秋高送爽的金秋十月,给人的感觉不过是一个风大一点的夏天罢了。

“总比一直都是冬天好。”怕冷的封不觉躺在床上打了个喷嚏“我恨季节性感冒。”

季节性感冒,一个令人痛苦的家伙,它在换季时异常活跃,例如现在,就算是不经常生病的封不觉也被侵袭了并且进而发展成了发烧。

“发烧你就好好躺着行吗……”王叹之拿着一麻袋吃的推开了封不觉家的门。

“好好好。”说着封不觉从床上爬起来坐好“让我看看你带了什么好吃的。”

“这么热你干嘛不开空调?”

“哎呀,心静自然凉,能省则省懂吗?我哪儿像你们这群有钱人。再说了……我现在正在发烧。”

“嘀。”王叹之不管不顾的打开空调“就是舍不得付电费而已。大不了电费我付。”

“我被壕气震伤了。所以说我可是还在发烧啊,开空调真的没问题??”封不觉默默拿出一碗粥喝了起来。

 

 
 

 

封不觉体质本就不算差,好起来也快。在生病的一段时间里,比起担心自己的身体健康,他更担心王叹之这种有着耶稣情怀的老好人是不是被那些动机不纯的人骗了财骗了色。

“我像是那种单纯天真的人吗??!”

“嗯……”封不觉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王叹之“不像。”

“……”

“你就是。”

……操!

王叹之觉得有点心累。

 

 
 

 

无语归无语,王叹之和封不觉是发小且感情很好,这是不可磨灭的事实。不然也传不出封不觉是同性恋这种话。

王叹之在封不觉的呵护以及精心保护下健健康康顺顺利利的升上了高二。封不觉换来的代价便是有了成吨的敌人以及各种打击报复。

不过封不觉个人倒不怎么在意,他本就没什么朋友,一旦有了朋友那必定把他捧在手心里好好护着管你男的女的。如果是女的他说不定还会顺势发展下感情什么的。

封不觉,自认直男十七年。高二下半学期,一个名为“封不觉歼灭计划委员会”和另一个名为“复仇者联盟”的打击报复封不觉组织成立了,并联合起来散播了封不觉是基佬且喜欢王叹之的“谣言”。

于是宇直封不觉用roll点的方式在女友候选名单中选了一个,并在“谣言”出现的当天前去表了白。

结果对方……

接受了。

 

 

 

接受了………………

封不觉对此也略感意外。不过很快平复。顺理成章的象征性地请了对方吃饭看电影。

王叹之作为好友当然很快知道了此事。

“不知道是谁每次鄙夷地看着我处理情书。结果比我先有女朋友。”王叹之不满地撇撇嘴。

倒也不是不满自己没有女朋友,也不是不满封不觉比自己先有女朋友。而是不满自己喜欢的人有了女朋友,而且是在传出对方喜欢自己的这种时候。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对方有多想急着证明不喜欢自己,才会如此急着去找一个女朋友。

王叹之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其实这样的。

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喜欢封不觉,而且已经很久,久到自己已经记不清这感情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的。

王叹之有点慌,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封不觉。

封不觉依然对此并无多大察觉,哪怕有了女朋友也对王叹之进行着无微不至的保护。

王叹之对此又有点庆幸。

还好,他还在。

王叹之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小姑娘一样,也希望自己要是个小姑娘该多好。如果是个女生的话,估计早就和封不觉在一起了吧?

不过那也就仅限于王叹之的想象。

他不可能变成一个女生。随遇而安是王叹之唯一的想法。
 

 

再到一年夏天,已经是高二升高三的时候了。

今年夏天不像以前,不热,反而有一阵阵风吹来。如果不是要升高三,这个暑假过的肯定很爽,王叹之想。

西瓜,空调,冰激淋,夏日里的家中三宝。

少女,裙子,黑长直,夏日里的直男三宝。

牵手,散步,打kiss,夏日里的情侣三宝。

这吉祥三宝王叹之最多拥有前两项。而身为脱团狗的封不觉可以拥有所有的。

王叹之颇为不满。抱着试试看封不觉在不在家的想法他拎着一袋子冰激淋就屁颠屁颠的朝封不觉家跑去。

封不觉开门看到王叹之的时候不禁愣了一下,王叹之看到封不觉,先给了对方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跑进对方家,熟门熟路的把冰激淋放在冰箱里。

“诶,觉哥…这种大好日子怎么不和女朋友出去?”

“这么热的天?出去??!我宁愿死。”

“那我怎么也不看你开空调的啊?”

“真是凡夫俗子,心静自然凉懂吗?!”

“不如直接说白了就是心疼电费吧……。”王叹之默默地咕哝着,封不觉也没听到,王叹之倒也不管,跑去关了窗开了空调并再次明确了“大不了电费我付。”这种壕气十足,壕气冲天的想法。

封不觉有时一年里除了王叹之或者房东大妈打来,别的时候都不会响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离手机更近的王叹之瞄了一眼来电人。

来电人备注的是全名,是封不觉的现任女朋友。王叹之虽不算熟悉但也有所耳闻。毕竟是学生会骨干,在学校里即使不算人尽皆知,能够一提到她的名字就能让所有人说出一堆形容她的话,但至少一提到她的名字大部分的人都能在脑子里把她的形象和名字对上号。

对方颜好,成绩好,条件也还不错。如果不是封不觉这么欠,两个人肯定门当户对。

我也有颜,条件好啊,虽然成绩不一定有她那么好但也算不错啊。王叹之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自己哪里比她差,如果一定要说的话……

那就是王叹之和封不觉都是同性,而对方是异性。

 

 

 

这是“赢得”封不觉最关键的一点,也是王叹之唯一做不到的一点。

事实证明,王叹之根本无法随遇而安,哪怕他脑子里有这个想法。而且非常的根深蒂固。

但再深也没用,就算深到穿透脑子也没用。

放不下就是放不下,忘不掉就是忘不掉。

王叹之彻底放弃了。

但封不觉是谁?

人虽然欠但是胜在聪明啊。他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好友的不对劲,可王叹之死活也不说怎么了。封不觉的脑海里有一千种一万种王叹之不对劲的设想,偏偏把那最有可能的想法归为了最不可能的一类。

王叹之一整个暑假都没过好,白白浪费了这如此美好的夏天。

封不觉倒是把这个暑假过的异常充实,毕竟他通过一个暑假的观察终于琢磨出了王叹之的想法和不对劲的原因。

被自己归为最不可能的那个设想被确定了下来。封不觉想了n种策略以备不时之需。

例如:如果小叹突然有一天向我表露了心声该怎么办,如果他暗示我该怎么办,如果他在表白时打直球该怎么办等等……一系列的预设假想和应对措施。

但有一点挺困扰封不觉的。那便是自己究竟喜不喜欢王叹之,还是说只是单纯的处于保护朋友,才在背后为他付出这么多?

封不觉觉得:说不好。

他虽聪明,情商也不算特别特别低,但感情方面总归过于迟钝了些。然后封不觉决定。

静观其变,随遇而安,再顺便看看局势。

意料之中的,王叹之没打直球没有暗示更没有明示,连一点特别的行为也没有,只是安安稳稳过着高三的日子。

 

 
 

 

当然了………这怎么可能嘛。

安稳?

早就不存在了。

 

 
 

 

高三忙,很忙,非常忙,但这只针对大部分人。封不觉自然不包括在内。他不准备读大学。而王叹之早有心仪的大学,想要保送也是轻松就能办到的事,自然不如他人这么紧张,这么担心。

于是那些一放学就赶着泡图书馆,饿了就吃泡面吃完泡面再赶回去上晚自习。忙得像狗一样巴不得一天有七十二小时的人看着封不觉和王叹之一放学就去玩,玩好吃饱喝足睡够了也不用回去上晚自习。别人愁着填志愿,他们愁着打什么游戏;别人愁着难题怎么解,他们愁着游戏怎么通关。

唯一让王叹之觉得能让自己安稳一点的就是。

封不觉似乎又变成了单身狗。

王叹之欣喜若狂喜乱舞姿妖娆有兴致勃勃生机盎然后疯了.gif

高考如期而至,又一个暑假来临。封不觉如早就预料好的那样放弃了读大学专职写起了小说,竟也写出点了名堂。而王叹之也顺利考上医科大。

“那件事”谁也没有提起。

 

 

 

就似是从未有过那段回忆。

 

 

 

王叹之不敢提,封不觉也无所谓提不提。

 

 

 

如若是王叹之提起了,袒露了,表白了。封不觉或许会回答他:“那就试试看吧。”而以王叹之的怂货个性,愣是好几年过去都没透露过一点点自己对于封不觉的想法。封不觉无语望苍天,心想怎么有这么蠢、这么怂的人。

 

 

 

又是几年过去。
 

 

这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年方二四的封不觉如此感叹道。

封不觉看着窗外的风吹起窗帘,然后飘落,然后吹起,然后再飘落。

“叮咚——”封不觉收回了神然后屁颠屁颠跑去开门,看着来人不禁一愣,“怎么来也不打个电话?”

“难道这怪我吗?!是你自己没接啊!”来者王叹之一脸无辜地看着封不觉。

封不觉默默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五个未接来电都来自王叹之一个人。

“咳…感叹地太认真没注意到手机有响过。”封不觉尴尬的转移了话题“让我来猜猜…你这是来请我吃冰激凌?”

“…只是看电影而已。”王叹之瞄了一眼觉哥的表情

 

 

 

“……。”

 

 

 

“顺便请你吃冰激凌……我说,这么热的天你也不开空调?”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不懂得心静自然凉的道理。凡夫俗子终归只是凡夫俗子啊……”

所以说依然只是怕电费太贵付不起吧…!

“啪!嘀。”王叹之把窗关上打开了空调。“你凉的下来我可凉不下来。大不了电费我付。”

“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关个窗用这么大力。”

那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对我这么好,一直护着我。王叹之白了一眼封不觉,又看了看玄关处打着蝴蝶结的鞋子“那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不会打结?!活了24年还不会打结的封不觉先生???”

王叹之打开空调后再回到客厅沙发上坐好想吃冰激淋时已经晚了。封不觉早已经用掩耳不及盗铃之势把所有冰激淋挖进了一个大碗里,或者说是……盆里…。

“卧槽……这速度略快了吧……”

封不觉叼着勺子转头无辜地看着王叹之。

“………”

王叹之看看碗里的冰激淋,再看了看封不觉无辜的眼神。

“你要吃吗?”封不觉挖了一勺碗里的冷饮然后一口吃掉。

这不废话吗。本来就是我买的啊!王叹之乖乖地点了点头。

封不觉没说话,只是又看了一眼王叹之,舀了一勺冰激凌塞进嘴里。

“唔……”

然后朝对方吻去。

半晌,封不觉坐正了,清了清嗓子解释道“家里没勺子了,昨天洗碗的时候不小心全摔坏了,想吃的话就这么将就着吧。”

王叹之愣愣地进行着缓冲,来到厨房拿杯子倒水。然后对着柜子里的铁勺子们陷入了沉思。

 

“ 你他妈一定是在驴我。”

 

 

 

 夏天果然是一个好季节啊,封不觉想。

 

 

 

 

 

 

 

然后他就看见王叹之临走前走到玄关,再然后他看见王叹之光明正大的拉散封不觉所有打好了精美的蝴蝶结的鞋带。

 

 

 

夏天好个屁………………封不觉来到玄关前看着散开的鞋带内心崩溃。

 

 

 

最后封不觉拖着没系鞋带的鞋打的去了王叹之的家。依然像个大爷似的让王叹之系上鞋带打上结,顺带让王叹之报销了路费和电费还留了一张字条。

 

 

 

“致亲爱的帮我打了24年结的王叹之先生:

 

 

 

请帮我打一个结吧?打一个永远也不会散的,串联着你我的结。接下来的日子也都请蠢下去吧?让我可以继续像个大爷一样地欺负下去。”

 

 

 

落款是一个活了24年也不会打结的封不觉先生。

 

 

 

王叹之收到连击*2,以至于并没有注意到字条的背面还写着“摘自《教你说情话》第58页第3段第1行”和字条最下面的喜欢你。

 

 

 

而计划通封不觉正心情颇好的吹着口哨走在回家的路上。

 

 

 

 

 

 

 

 

 

- END -

 


评论(10)
热度(62)

© Vo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