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m

=坻尘
那天正逢大雪,我遇见了你。

【封叹】彼时少年好时光。

*短、坑、烂,全文六千字左右,后篇点这儿

*封叹校园Paro,装文艺小清新【。

*偏原著向,细节处的部分彩蛋可无视【。

*以上。



王叹之自认对高中的新生活颇具兴趣。  

然后这份兴趣便在开学的第一天变成了粉末随着九月炎热的风消散。

“诶听说你暑假出国玩了?”

“是啊去英国了。那边超级好玩!我跟你说啊,我在那儿碰到个帅哥,有一米八几……”

“前几天育碧出了新的《刺客信条》,你们买了没?”

“没呢。听说比几十年前的大革命还坑。”

“大革命我玩过。我跟我爷爷联机玩的,真的太坑了。”

“小叹。小叹?”

“啊啊。啊…?”

“想什么呢。”

“啊喔…没什么…。”

对面的封不觉耸耸肩“我睡会儿,老师来了叫我。”然后径直趴在王叹之的桌上开始补眠,王叹之偏头。

除了学校变了,窗外的风景变了,教室的样子变了,一切似还是原本不变的光景。

属于夏天的热浪一阵阵的扑面而来,夹杂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能让人觉得清凉不已的微风。

电风扇在头顶上转的飞快,制造着凉风。

然而本应像少女漫画里那样在有着如此小清新画风的教室里,少女漫男主般的王叹之对面坐着的不是清纯的美少女女主,而是一个糙汉。他也不像那些男主那样在对面人睡着的时候轻抚对方的头发,而是被一旁的教室窗帘所摧残。

窗帘被窗外的风吹起,然后窗帘一次又一次的轻抚王叹之的脸…………

“啪!”所有人朝着王叹之的方向看去,王叹之抱歉的笑着表示我就关个窗,大爷们继续聊。

封不觉依然睡得香甜,丝毫没有要醒的样子。

王叹之看看表想了想还有半个小时才上课,然后毅然决然的趴在封不觉身旁睡觉了。

最后把王叹之叫醒的是封不觉。

“起床了。”封不觉敲了敲王叹之的桌子“老师已经来了,要上课了。”

一片死寂……

封不觉扶额叹息“所以说不应该指望他叫醒我的吗…”他瞟了一眼讲台上的老师,然后在王叹之的耳边低言“今…夜……有…鬼……就在…你身旁……。”

“啊——!”王叹之猛然惊醒

“那位同学怎么了吗?”老师在听到惊叫声后第一时间就表达出了真挚的关怀与师生爱。

“不…没…没事……”王叹之在一片火辣辣的注视中默默地坐下“卧槽觉哥你又吓我!”

“不然你醒不来啊。”封不觉表示自己很无辜“我就是想叫你起床而已啊。”

 
 

“中间时刻速度是Vt/2=V平=(Vt+Vo)/2……”

南方的夏季异常炎热而又漫长,笔划过纸发出轻微的沙沙声,老师在讲台上卖力的讲,同学在座位上认真的听,或是认真的开着小差睡着觉。

但夏天确是个好季节,前提是如果不那么热的话。这是个适合在夜里路边撸串吃夜宵的季节;是个适合在走廊里看学姐长发飘飘裙子及膝的季节;是个适合谈恋爱的季节。

不过最后一个对于当时的封不觉和王叹之来说,是个白日梦般存在的美好愿望。

然后王叹之便在开学一个多星期后,封不觉鄙夷的目光下收到了几柜子的情书。

这也难怪。

彼时的王叹之,一米七七的身高,百分百的颜,心地善良老好人,有钱有权有背景。这种完美级的男生百年难遇千载难逢哪个姑娘不喜欢?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小叹,既然你那么受欢迎,那我从此我就跟你混了。你让我上刀山我一定拉个人垫脚,你让我下火海我一定先灭了火,让我撞南墙我一定找个枕头垫着。总之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记得包了小弟我以后的早晚饭,顺便可以的话帮我物色几个不错的妹子。”那是个封不觉和王叹之还一样高的年龄,封不觉义正言辞的拍着对方的肩,然后不要脸的进行着坑蒙拐骗。在面对着封不觉的严肃脸将近五分钟后,王叹之还是妥协了。

这也让封不觉未来的坑蒙拐骗更加得寸进尺。不仅骗了早晚饭,顺便骗了各种日常用品。

“小叹,笔借下。”“小叹,修正带借下。”“小叹,笔袋借下。”“小叹,餐巾纸借下。”

“所以你每天带包上学的意义何在?”

“装装样子也是好的嘛。反正有你在。我根本不用带这些东西。”封不觉淡然的说着,也不管王叹之的抗议,继续进行着无人道的“压榨”。

“小叹,给支笔。”

“小叹,给包餐巾纸。”

王叹之活在如此生活中的一个月后,态度有了大幅度转变…。

“小叹…………”

“唰拉—”王叹之拿出一个塑料袋子放在封不觉面前。

封不觉默默的看了一眼袋子里的东西:各种各样的笔,修正带,橡皮,餐巾纸。然后继续说道“水借我喝口。”

“你为什么不按常理出牌??!”

“你没听我说完啊。嗯…农夫山泉不好喝了啊,换了包装水也难喝了。说好只换包装不涨价结果卖了四块五,真他妈坑。”

“所以说我还没同意你喝我水吧……”王叹之有气无力的看着封不觉把水放回自己的桌上。

“这种事情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是男的,再说了,我们两谁跟谁。”

我真是哔了狗了,王叹之想。

 
 

 

- TBC -

 

评论(1)
热度(51)

© Vom | Powered by LOFTER